您好!欢迎访问到邵阳三农网 请 登录注册
文章
  • 满江红 石颂军 十月一日上午,在电视里观看祖国母亲七十华诞庆典在北京隆重举行。看到中国七十年的巨变,科技迅猛发展,军事世界领先;祖国繁荣富强,大地水清花艳;民众和谐安康,日子比蜜还甜......想到这些,心潮起伏,欣然命笔。 国庆盛典,初心梦,迎华诞,俞真切,弹指七十年。同舟济, 天安门,克时艰。歌声激昂,中华复兴,五星旗艳。再绘宏篇。铸就辉煌耀寰宇,带路兴邦外人欢,科技腾飞国力展。脱贫致
    2019/10/2 12:20:37
  • 石颂军 堂前静坐观明月, 银圆含笑挂天边。 嫦娥撸袖助兴浓, 把酒欢度中秋夜。 清辉普照人间乐, 男女老少庆丰年。 金秋辉煌登仙峰, 中华崛起定胜天。
    2019/9/16 10:53:40
  • 阳光透过树林撒向乡间枯黄的秋草,小路傍的流浪狗在草堆嬉戏撕咬。风吹黄了金色的稻田,稻草人依然守护它的田野不动。稻谷风车咕咕的转动,伴随着农民的汗水一起欢歌,那晒谷子的农妇,用扫帚驱赶小小的麻雀。鸡冠花红红的向天骄傲绽放它玫红的头饰,在一片秋黄中独显生命的强悍,在蓝天下留下绚丽的风景。一群小黑鸟在湛蓝的天空下排成人字,地上的孩子奇怪的惊呼,快看,快看小鸟?墨色的“人字型”多么柔和壮观,是哪为天上的墨
    2019/9/10 10:00:21
  • 石颂军 青年农民陈科辉,有名有姓,可村里人就是不喊他的真实姓名,而叫他老呆。据说开始他也曾怒目而视以示反抗,以后久而久之,别人对他名字的叫喊也便习以为常了。老呆,意即呆板,愚笨。老呆生的五大三粗,膀阔腰圆,脸方鼻正。然而,却口拙言讷,城里人管这叫“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”,农村里人知识浅,想不到新名词,于是,就用“老呆”,虽则土气,倒也合适。话说老呆其人,本来就沉默寡言,高考复了两届,未能如愿,前年
    2019/8/30 10:52:31
  • 石颂军 刘老汉因患阑尾炎住进了县人民医院。医院第一把刀“李一刀”来看过,说是马上动手术切除。可是第三天过去了未见“上马”。老汉急了。同室的病友指点迷津,让他赶紧去烧点“香”。对呀!老汉恍然大悟,咯年头不“烧香”哪行。那该“烧”多少呢?病友伸出二个手指头。“二百?”病友摇摇头:“二百管么子用,最少二千!”刘老汉呆住了,二千元,咯到哪里去弄呀!老汉家住山区一个山岭上,并不富有,连水、路都不通,是个地
    2019/8/30 10:51:55
  • 小雨微茫,白天连绵一整天的细雨使得这初秋的夜渐渐清凉,甚至略带冷意。吃过晚饭,我在院子里散步,看见91岁的张老太太和87岁的永大爷正就着一灯、一桌打字牌。“打钱么?”我随口一问。“打起嗨嘛,吃了饭没什么事,当你们散步。”​张老太太听觉灵敏,口齿清晰。“一块钱一槛,打得不大,好消磨时间咧。”​永大爷也乐呵呵道。说着,两人继续你一张、我一张,悠哉悠哉地摸起字牌,不是想要的,马上
    2019/8/28 23:23:27
  • 谭府杉树山中学留下我多少脚步,绽放着粉红色的回忆。那三八课桌线,那穿一枝花裤子美丽的老师,和玻璃窗外的男孩……,还有那假冒的情书。记得读初二那年,我的一个较好的同桌芙蓉和我一样不好学,但爱漂亮,有时候,老师讲课她就会拿一面手镯大的园镜子,偷偷的放在课桌上,把书打开竖立,然后遮好镜子,自我欣赏,不让讲课的老师发现,哪知?有时太阳的光折射镜子再反射到教室屋顶,就会发现一个发亮的小园球在教室里飞来飞去,
    2019/8/27 18:55:32
  • 三月,天还很冷,桐子花就寒夜里一朵朵的绽放,有个老人总笑盈盈的,因为桐子园是她的,到了冬季桐子果可以卖钱换点盐吃――她就是我的奶奶。小孩子最爱在桐子花下嬉戏,摇呀,摇呀,花飘呀,飘呀,奶奶总会说大生声喊“鬼崽子,别摇我的树,叶下虫很毒,很毒”,孩子们就会偷偷溜走。桐子叶包糯米粑粑很好吃,每年的7月中旬,大家就会到我家摘很多叶子包粑粑来祭祖,奶奶笑得特别开心,因为桐子叶是她提供的。花每年都在开,叶每
    2019/8/26 17:59:28
  • 石颂军 亮晶晶的雨点落下来了,金灿灿的阳光洒下来了,浇泼着原野,滋润着大地。好一场热情奔放的太阳雨!阳光和雨丝交织在一起,舒展着酣畅的旋律,跳跃着闪光的音符。于是,田野有了金黄的碰撞,山上有了翠绿的流淌,村落里荡起缤纷的笑语,大道上响起了嘹亮的歌声。在雨珠的浑圆里,在雨珠的晶莹里,在雨珠的清润里,苗儿撑起湿漉漉的欢乐,野花播撒长绵绵的清香,鸟鸣变得婉转而动听,空气变得柔润而鲜艳。一缕一缕阳光一缕
    2019/8/26 17:58:17
  • 走过那座石桥,再看到一座木板桥,就是冲口边,别说鸟语花香,五谷登丰,似图似画,我也不喜欢。那年头,我家爱吃红薯,洋芋,玉米,野菜,是现在有钱人向往的原生态粮食。而小时候得我,很讨厌吃,只想吃白米饭,可妈妈总是一大家人煮一口米另加很多红薯,唉,妈妈还爱叹气……,最好吃的是米汤水加点糖,那就是比天山的水还甜,记得家里三兄妹,母亲总会说谁帮她烧柴火,炒菜前的那点油渣子就给谁吃。而我也就成了最幸福灶娃,吃
    2019/8/23 10:39:05
理事会成员 | 会员注册 | 关于我们 | 服务范围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合作 | 专家顾问团 | 网站招聘 |
邵阳市委、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涉农信息门户 工信部网站备案编号:湘ICP备19014692号 直通管局:工信部
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邵阳三农网工作交流QQ群:147232156 本站引用或转载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本站
站长联系电话:18075902866 投稿邮箱:910569090@qq.com